星墓海冢.

我是鹤与。称呼118或者如练、星墓海冢都可以。随缘写东西。会因为被太太回复而爆肝产粮(?)。


“没用的,没有人会一直喜欢我的,我自己也不喜欢我自己,平常心平常心。”

以为一块塑料板可以砸傻人的青春笨蛋和他爱💤的性冷淡老婆。)

||

虞长策发誓,他是看见了江如练的。

下午最后一场比赛,在那块他亲手制作的应援牌倒下之前。当时他已经快要到终点了,第二名远远落了他大半圈,他正准备放慢速度给第二名留点面子,又悄悄朝已经半空的观众席上瞟了一眼。

于是他看见了,那一瞬间他的大脑根本没来得及思考,顾不上给第二名留的面子,也顾不上给等待于重点线旁欢呼尖叫的小姑娘们挤出笑容,他几乎保持着冲刺的速度——不。

还要更快。

他巴不得在那块牌子倒下之前就已经飞奔到江如练面前。

他开始后悔做那么大一块应援牌,后悔非要扯着江如练出来看他比赛,后悔没有好好的把江如练锁在家里让他乖乖等自己回去汇报战绩。

那块板子在已经没有什么人了的观众席上以一种奇怪的姿态立着。虞长策掀起那块板子,江如练坐在那里,闭着眼。

还发出了于虞长策粗重呼吸形成鲜明对比的均匀呼吸声。

虞长策沉默了三秒,将那块板子重重拔在一边。拉起刚刚被板子砸在地面的声响吵醒还没来得及揉眼的江如练走了。

一开始是慢慢的走,接着变成快步,变成奔跑。江如练短暂的困意早无法维持,突然开始剧烈运动使他根本喘不上几口气。当他正打算出声制止那位可能跑步跑疯了的运动员时,他被按在了不知道哪颗树上。

虞长策不知道自己心里当时弥漫的是什么感情了,他直直的盯着江如练。对方刚被允许喘息,眼神里是染了些许雾气的,可他眸底的光一直在看着他。

虞长策在他的眼里敛起了眸子,然后俯身浅浅啄了江如练一口。

“我又跑赢了,奖励。”

『一见钟情当然是正常的恋爱物语啦!』

我又来了!

◎现设,有一..双痴汉出没(?)无敌ooc。

◎是连载!!真的!!是上一篇的后续(?)我写的碎碎的看起来不像。

◎极圈割腿肉,日常表白杨羽太太,哭辽。

Tips:这里两个人的part存在时间差。
石墨评论启动(不要抱幻想噢不是车!两娃子恋爱都还没开始谈呢小声bb,石墨真好用嘻嘻嘻。)

按照连载里的菠萝性格测的。真的和我安排给守约的猫猫一样是萨凡纳小豹。我太棒了(喂。)

『一起在凌晨三点醒来会发生什么』

◎答案是 NOTHING 是个现设

◎极圈蹲坑,想不到名字,假装是个连载,快乐,我爱他们

◎文渣,我用爱发电,悄悄表白一下杨羽太太

被屏蔽到疯掉。第四次尝试。石墨启动。

https://shimo.im/docs/NwwGVWfaA7AjQejL/

还未等他与那泼妇理论一二,江寒与便左手把着剑柄凑上那女子的背后,右手还欲抬起去撩她鬓角垂发,道:“嗳,怎么啦,那么大声音可别扯坏了你这副莺嗓,是不是我家道长惹小美人不高兴了?”

那女子一听见他声音,眼里立马就升起了星星,故意盈了一汪春水望向他,一句“祁哥哥”还只出了二字,眼里的春色便暗了下去。江寒与也不甩剑尖还淌着的殷红,毫不避嫌的又将那封喉的剑插了回去。一双桃花眼挑得更甚,只是比起先前换了副俯视的姿态瞧着滑倒在地上的人,又抬眼望向他,语气不改,照样明快道。

“哎,我说她收声的时候可漂亮多了噢。”

江如练看着那朵小桃花可头疼了。

魏消酒刚刚化成人形,拟了个三四岁小孩的模样,跟在江如练后头时不时伸手去扯他袖子。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只有一魂一魄的原因,他那模样无论怎样看都和前身那杀神沾不上边,反而倒还真像一个人间的可爱小娃娃。

江如练开始后悔留了一魂一魄给他了。

可他还是伸手抱起了那个撒娇的大小孩,由着他蹭过来在自己脸上咬了一口。

谁让他用那种他等了那么久的语气唤他“如练”呢。江如练想,等他醒过来,可得好好再教训他一顿,千刀万剐凌迟酷刑,总之不让他又上西天就成了。



这样,不论等待的期限是一千年还是一万年,都有理由继续了吧。

“嘿,小妖精,你出来啊。”

◇半梦半醒产物
◇不知所云x仙君亮
◇ooc有

——我是美丽分割线。——

诸葛亮就这么半梦半醒的躺在树上。

也不知道他修出个名堂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他自己都只记得自己躺在新桃、鸟语里头睡得可香了。醒了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还莫名其妙得了个武陵仙君的名号。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的,哪来的小毛孩子,这么简单的书都背错,好死不死是和自己有关的那篇。

诸葛亮一睁眼,突然瞧见自己正躺着的这棵树旁边修了个书馆。也不知哪位高人出的主意,给他修到这山上的桃花林里头来了。平日或有朗朗书声从里头传出来,钻到他耳朵里倒还动听,将就着眯眼也能好好歇息会儿。今天也不知是来了新人,还是讲书先生捉住了那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总之肯定是个不好好听课的毛孩子。

诸葛亮揉了揉眉心,掐了个口诀,突的那落花好像有了意识,绕着他周身转了几圈,掩了他身形,再等散开就瞧不见他了。

落地轻盈,诸葛亮顺手拿了个桃,他边细声咬着那颗桃儿边走到窗前,打算瞧瞧是哪个小家伙扰了他清梦,便瞧着窗户斜前方的少年人站的腰杆挺直,双手背在后头,头上系的深蓝色抹额随着他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一起摇着,摆着。

但这并不能掩饰他不会背的事实。台上的先生是气的脸色铁青,举着书的手青筋凸起,指尖恶狠狠的掐在书页上,诸葛亮看着都心疼那本课本。只见那教书先生磨着牙,张嘴竟是气的半点声儿都没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暴跳如雷,吼道。


“赵——子——龙——!!!!!”


诸葛亮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眯眼瞧着屋里头的一师一生,剔了手里那颗桃儿的桃核出来,放在手心,弹指间便冲着那个被叫做赵子龙的后背去了。

赵云感觉自己后背被飞来的什么个东西打中了,正打算低头瞧瞧,就听见先生的怒吼。


“你给我站到外头去!”


于是赵云可怜兮兮的抱着个比他脸还大的水缸,和满山的桃花面面相觑。

诸葛亮瞧着他这模样又可怜又可爱。蹦回树干上,边笑边开了口。


“也难怪你被他丢出来了,你这书背得…活该,抱着水缸好好站直了,让你张张记性…”


赵云抱着那个缸都快睡着了,突然听见个青年人的声音,还带着笑。抬起眼还瞧不见人影,狐疑的发问。


“你谁啊?”


诸葛亮只笑,心想还真是老旧的问题,就随口答了句。


“桃花。”


赵云一眯眼,年轻人的好奇心就这么出来了。


“嘿,那你是妖精咯。”

“嘿,你这小屁孩子,我可不是什么妖精,难听死了。”


赵云吐吐舌头,手上抱着那空水缸癫过来倒过去,一个不注意,前一秒还在他怀里头舒舒服服躺着的水缸就光荣牺牲了。

随之而来的是先生毫无平息的愤怒。

当然,诸葛亮在树干上笑的要掉下来了。

赵云挨了一天罚,好不容易放学了,还没蹿到后山去,就被先生往山下的集市赶,让他买个新水缸。他那比他还皮的损友韩跳跳瞧见了,就趁着先生不注意,悄悄跟着赵云一起蹿下山去了。赵云瞧着那跟蹦来蹦去的大红马尾,直在心里头嚎自己不认识他。

先生的要求可多了,他让赵云去买缸,还得买个色香俱全的。赵云好不容易看中了个雕着桃树的,再一瞅荷包,得,买了这个缸估计这个月就不用吃零嘴了。

卖缸的老婆婆满脸慈祥和蔼的瞧着他,还十分热情的推销道。


“诶小伙子眼光不错这个可是我最喜欢的缸了,做它的陶泥里头还专门采了那山上的桃花碾进香气去,你闻闻是不是特香,嗳我给你找个盒子好好的包起来。”


赵云半句话没插上,看这情况又不好不买了,只能乖乖掏了包。突然想起老婆婆提到后山的桃花,想着老人家肯定见多识广,就问。


“诶老婆婆,这山上是不是有桃花妖啊。”


还没等老婆婆答话,摊子旁边突然蹿了个抱着酒葫芦的红马尾出来。


“妖精?”


韩信灌了口酒,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辛辣让他立刻就喷了出来。


“咳…我看李白天天吹这玩意儿也没好喝到哪里去啊…”


他揽着赵云的肩膀就往山上走,边走边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我看你是兄弟告诉你噢,这后山上可是有妖精的,我娘送我上来的时候就一个劲提醒我,你可别去招惹他。”

赵云听着韩信嘴里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怪形象,怎么也没法把那个好听的声音与之联系。

于是第二天午休他就溜出了宿舍,蹿进桃花林里头嚎到。


“小妖精,小妖精,你出来呀。”


诸葛亮还迷迷糊糊的窝树上呢,一听他这么嚎,变了个桃砸他脑门上。


“不是什么妖精,叫错了。明天再来,换个称呼。”


赵云一脸无辜的拿着桃,咬了一口,甜丝丝的味儿沁开在味蕾上,引得他一弯眼睛,直道好。

诸葛亮还没想到,他还真每天都往自己这儿跑了。还每天都带来个乱七八糟的称呼,不重样,诸葛亮就每天砸个桃过去,给他赶跑了。


“小娘子!小娘子,你出来。”


诸葛亮一听,这不行,这问题很大,气的他立刻砸了个桃过去,气呼呼的吼。


“你这毛孩儿都从哪儿找来的称呼,一天比一天乱,滚滚滚,想好了再来。”


赵云不乐意了,他今天可是听了李白的好(sou)主意,要是喊不出来,就往树下灌酒,不信他小小桃花妖不出来。

于是赵云把那桃塞进衣袋里,从背后摸出个酒瓶,拔了盖儿就往那树下浇。诸葛亮这朵一天到晚犯困的小桃花哪里喝过酒,脑袋一晕,差点掉下树去。赵云一抬头,瞧见片粉色的衣角,正打算好好看看这小妖精的真面目。还没看着,飞来几片花瓣遮了他的眼。诸葛亮喘着气的声音就钻他耳朵里来了。


“哈…你心不诚…可快些走吧…”


再一睁眼,他赵云就给送回寝室里头了。

这之后诸葛亮好像生闷气似的,无论他赵云怎么喊,就是不出声。赵云倒也没介意,还是每天往桃花林里跑。跑着跑着,诸葛亮就瞧着那个小家伙身高长了许多,再一估,少说也过了一年半。

诸葛亮戳戳自己的脸蛋,他凡人怎么长这么快呀。然后他就想着,哎呀,今天就理理他吧。

结果直到天完全黑下来,他赵云都没出现。

诸葛亮就安慰自己,他估计又和那俩狐朋狗友一起皮,给先生抓小黑屋关起来了。

结果这一“关”还整整关了个半年。

所以当那个比先前高许多的熟悉身影踏着月光和满地的落花站到树下时,诸葛亮是惊喜的。

不,才没有惊喜。诸葛亮想,都因为这个,他都不困了,得好好想个法儿整整这个让他睡不着觉的罪魁祸首。

他还没想好呢,下头那人就说话了。


“小桃夭,我都打算去山下参军了,你还不出来给我好好看看呀。”


诸葛亮一撇嘴,得,整半天不是回来赔罪的,是回来请假的。


“你不出来?”

“不出来。”


诸葛亮闷闷的答话。赵云一挑眉,一步一步慢慢朝树走近,边走还边说。


“那我就只好…”
“亲树了。”


诸葛亮一听,从树上掉下来了,这次是真的掉下来了。他挡在树前,脸上一副你傻啊你要亲树我就打你的表情。赵云楞楞的看着他,好一会儿,笑了。

你笑什么。诸葛亮还没说出口。

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比他高了大半个脑袋的小家伙伸手轻轻扣着他的后脑,凑了上来。

诸葛亮觉得自己有点晕。行呗,不亲树改亲我了。



——————————🌸



诸葛亮今天也趴树干上听着书馆里的书声,正想着这些后头来的小家伙可比以前那群厉害多了,还没背错过……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诸葛亮气呼呼的,刚夸完就不行了,不经夸,好死不死背错的又是《桃夭》。

结果他就看见那个不知道被他腹诽了多少遍的小家伙穿着他从来没见过的银铠,站在树下望着他笑,还张开了双手似乎在等着他从树上掉下去,掉进他的怀里。

行呗。诸葛亮想着,就乖乖掉下去了。

赵云低下头,又亲了口他的小妖精。诸葛亮可不喜欢他这么亲自己了,显得他很矮的样子。他瘪瘪嘴,一股酸味就混进了话里头。


“你怎么又亲我。”
“你好看。”
“赵将军怕不是看见好看的人就亲噢——”


赵云把他抱的更紧了。


“刚才亲你的时候没觉得有多酸啊。”
“安心啦,见过你之后就没有好看的人了。”

【云亮】假召唤师ID害人事件。

*ooc有.
*老阿绾亲身经历.




诸葛亮也不知道自己的召唤师抽了什么风。
因为这个召唤师的ID叫做“日翻♂赵子龙”。
ID本就...还加上中间的符号...羞耻度瞬间爆表。
好在他出场这么多局都没碰见过赵云,不然可得尴尬死。
但人不会总是那么幸运。
诸葛亮瞅着对面阵营打野位的赵将军心里有些发毛。


开局诸葛亮直奔中路,想着对面的将军站的是打野位,应当不会太早碰上,暗暗舒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在中路清兵。
可当他一技能刚刚扔出几枚东风破袭,准备A小兵的时候,草丛里突然蹿出一杆长枪直戳向他。
诸葛亮挨了一枪,在偏头去看,发现对方的赵云正在草丛里头,举着枪看着他。
跑。
诸葛亮想。


诸葛亮刚转身想跑,不料对方举着枪一个突刺又站到了他身后,长枪一挥,就取了他性命。
“First Blood.”
诸葛亮无奈的看着变灰的视野,和那个仿佛干了坏事般立刻消失的身影。
复活后的诸葛亮小心翼翼的清干净兵,看了一眼快到底的蓝条,暗搓搓的打算跑去拿个buff补给一下。
历史再次上演了,他刚位移到草丛里突然发现身边站着一个白色铠甲的人,还没来的及瞧一眼是谁就被击飞,随后扫来的枪几下就要了他的命。
于是诸葛亮倒在草丛里,再一次在灰暗的视野里看见取了他首级还不忘拿走buff的敌方赵云。


由于赵云一系列针对性的压制,诸葛亮根本就没有发育起来,双方经济落差太大,自然就变成了逆风局。
在敌方打到水晶时,诸葛亮奋起顽抗,不过也只是带着敌方两个人一起回了泉罢了。最后还是死在赵云的枪下。


在水晶炸裂的一刻,诸葛亮看见赵云笑着俯下身对着他说道。
“军师,您是要日翻谁?”
诸葛亮沉默的在自家召唤师脑袋上记下一笔。小声回了一句。
“是亮被将军日翻。”

【云亮】Falling【一发完】

*安利这首歌啊呜呜呜呜.但是本文仍旧除了标题和歌没有半毛钱关系.
*云亮双向暗恋.
*ooc一定有.
*文渣warning!!烂尾warning!!

——我是分割线——

诸葛亮有个秘密。

从小时候起他就一直把赵云当做最亲近的好朋友,有什么事情基本都会和他说。但唯独这个秘密不能让赵云知道。

他发誓,他不是故意要喜欢上赵云的。

如果没有身旁好友随口而出的玩笑,他恐怕一辈子都会认为自己看见赵云时突然加速的心跳是因为看见老友的激动造成的,而不是旁人所谓心悦之情。

—“呐,我说,诸葛你不会喜欢那个小哥吧。就那个每天跟你一起上学的,头上系着一根蓝色发带的小哥。不是我们班的吧,长得挺好看啊。”

—“哈..?”

—“玩笑啦玩笑,不过长得好看是真的。”

虽然好友听见诸葛亮的疑问句连忙摆手嬉笑着解释这只不过是一个玩笑,但诸葛亮完全听不进去。

我喜欢他吗..?

我喜欢赵云..吗?

友人突然兴奋起来的语气打断了诸葛亮的思考,他一只手抓着诸葛亮的胳膊晃啊晃,一只手指向前方他们即将经过的十字路口。

—“呐呐,前面那个是不是那个小哥啊。”

诸葛亮抬头,正好对上刚好回过头的赵云的视线。后者发觉到他的目光后弯眸朝他笑了笑。一时间他有一种坏心思被看穿的心虚感,支支吾吾随意扯了个借口就回头往学校跑。

—“我、我想起来我的数学书还放在抽屉里。我回去拿!!”

—“诶。”

而他们前方的赵云看着诸葛亮仓皇而逃的背影缓缓眯起了眼睛。

之后一连两个星期,诸葛亮都在躲着赵云。知道赵云早上起的比他早,每天都会准时站在他家门口等他。诸葛亮便每天晚上定好闹钟,在天空中还没有一点光照的时候从被窝里挣扎着爬起来,换好校服从冰箱拿出面包加热后叼在嘴里就往外跑。如果问他为什么要躲着赵云吧,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在知道心跳加速是因为喜欢这种感情在作祟之后就害怕看见赵云,但在躲开了他只后胸腔里又会感觉空落落的。

—“诶,亮亮他已经走了喔。”

—“这样啊..那阿姨再见。”

赵云也发觉到诸葛亮在躲着他,对此他表示并不介意。他每天早上照样去敲响诸葛亮家的门,得到亮母开门后抱歉的目光后便和她告别独自一人去上学。

这天诸葛亮也在躲着赵云,并且出乎意料的顺利,基本上一整天他都没怎么看到赵云。

诸葛亮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但在这口二氧化碳脱离他的胸腔之后,他又感觉有点不舒服。哪里不舒服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很奇怪,好像身体里少了点什么。

—“我回…。”

—“你回来了。”

诶..?

明明一整天都没有看见的人此时此刻正站在诸葛亮的面前,系着围裙一副家庭煮夫的模样。

—“阿姨今天早上告诉我她晚上要加班,据说很晚才会回来,所以拜托我来解决你的晚餐问题。”

赵云又露出那副对谁都一个样的暖男标准笑脸,用他温柔的声线,向诸葛亮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他家。

—“想吃什么,我看看能不能给你做。”

诸葛亮眨眨眼,刚张口想说些什么,思量半分又闭上了,最后想说的一大串话语在嘴里研磨变成了闷闷的三个字——“蛋炒饭”。随后他转身提着书包超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赵云就在他身后盯着他,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门口才转过身来准备晚餐。

赵云做好晚餐之后就打算去敲敲诸葛亮的房门。刚好听见了诸葛亮在门后细碎的自言自语。虽然听不大清楚,但很明显是在为了什么事烦恼。

—“啊..看..完全..没法..反抗..”

—“到底是..时候..上的..”

敲门声和随即而来的熟悉声线打断了诸葛亮的自言自语。

—“亮,吃饭了。”

—“啊好马上来!!”

诸葛亮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来。赵云什么时候到自己门前来的,自己的自言自语是不是被他听见了,他听见了什么听见了了多少..越想越慌张的诸葛亮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用一副视死同归的表情推开了房门。

赵云已经在餐桌上摆好了饭菜,坐在餐桌旁吃饭。诸葛亮磨磨蹭蹭下楼坐到桌前拿起筷子往嘴里扒了几口饭之后悄悄抬眼瞄了一眼赵云,而赵云刚好也在看着他。诸葛亮吓的立马收回视线,支支吾吾的吐词。

—“那个,我…我……。”

—“我喜欢你,亮。”

瞳孔由于突然的告白惊奇的放大,诸葛亮不可置信的看着微笑着朝着他不断吐露出令人脸红心跳的话语的少年,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一直喜欢。”

—“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喜欢,不管是亮的笑还是亮的哭。”

—“亮的全部我都喜欢。喜欢到想要全部纳为己有,喜欢到想独占亮。”

—“想让亮变成我一个人的亮。”

赵云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想让对方再将自己的心意更深刻的记在脑海里,他又重复了一遍用来表达爱意的话语。

—“我喜欢你,亮。”

—“我爱你。”

诸葛亮手足无措的看着赵云,虽然他依旧保持着那副微笑的模样,但诸葛亮可以从他的眼底瞧出半分他试图隐藏起来的不安。

他叹了口气。

这些天的心烦意乱,自己不断躲着赵云视线的行为,莫名其妙就从他的身边逃开。这些仿佛都因为赵云的一段告白变得毫无意义。

诸葛亮从座位上站起,用手支撑着朝赵云那里探去身子,嘴唇在他的鼻尖上轻轻蹭过,末了坐回位置上移开停留在赵云脸上的视线,抬手挡住自己的半个脸庞小声的嘟囔。

—“我也是。”

——我是分割线——

提前回家的亮母:啊啦啊啦✨